辉煌的成就 不平凡的历史

  金属所于1951年开始筹建,两年后周恩来总理正式任命筹备组主任李薰教授为所长,至今将近半个世纪了。半个世纪以来,随着国家政治和经济形势的发展,金属所走过了十分不平凡的历程。
  建所初期,金属所平地起家,除了刚从国外归来的少数学者和从其他单位招聘来的几位有工作经验的专家以外,多数科技人员都是不同专业的大学生,还有一批中小学毕业生。为了能顺利地开展研究工作,在所内举办了各种类型的学习班,并加速实验室的建设。与此同时,有相当一部分科技骨干分赴东北各钢厂参加工作,这一方面使这些科技人员学习到钢铁冶金知识和提高了理论联系实际的意识和能力,另一方面也密切了金属所与厂矿的联系,这对金属所优良学风的形成起了重要的作用。我本人1955年9月到金属所后,接受的第一个任务是领导由20几位青年科技人员组成的鞍山工作组,开展从团矿烧结到炼铁、炼钢、铸锭及轧钢的工艺研究,虽然这和我在国外所学没有联系,但是使我认识到国家的需要就是自己的任务。
  1957年,所内基建及实验室建设已有一定的规模,人员培训也基本完成,特别是国家制定了12年科技发展规划,金属所定位也发生了变化,即在开展金属理论研究及继续与工厂保持密切联系的同时,确定以发展新材料为主要任务。经过认真讨论后,建立了高温合金、难熔金属、金属陶瓷、防护涂层及核燃料元件等几个组,同时加强了压力加工、焊接及分析测试的力量以保证上述任务的完成。这一格局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甚至到今天。中间虽然有过不少曲折,走过一些弯路,金属所的主要方向没有根本改变。如1958年筹建了一个材料中间试验基地—0307厂,因规模过大、投资不到位而下马。60年代初国内刮起一阵“理论风”,确定金属所以金属物理为主要方向,所内主要高研都认定了一个理论研究方向,同时邀请国内知名专家在所内开展了一系列课程讲座以提高各类研究人员的理论基础,以李薰所长为首的高级研究人员不但同堂听课,而且参加了考试并将考分公布于众,一时在所内形成了一股崇尚学习、深入钻研的良好学风,影响深远。
  文化大革命对金属所的摧残也是十分严重的,打派性仗,三分之二的科技骨干到农村插队落户。其间隶属关系的多变对金属所研究方向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金属所本属中国科学院领导,1967年划归国防科工委16院,1970年16院撤消,所属各自单位自谋出路,原科学院所属各所有的回了科学院,有的到有关部委,有的下放地方。金属所归属了冶金部,因为李薰所长深感在科学院承担任务困难,做出成果后推广又遇到很大阻力,所以他选择了这条道路。归冶金部后确实受到重视,建厂房、交任务,在冶金部的八年很少为找任务及推广成果而到处奔波,但是理论工作却受到冷落。电子显微镜承担了大量检验任务,理论工作只有在夹缝中求发展。1978年龙期威给袁宝华的一封信促使金属所又回归科学院。不久,李薰所长荣升科学院副院长,我被任命为常务副所长,80年3月正式任命为所长。当时最关键的是有关金属所的定位问题。经过认真讨论认为,金属所必须办成在国内材料界有重要影响,在国际上知名度较高的一个研究所。作为技术科学的研究所,不承担国家重大任务难以立足国内,而在理论上没有创新便得不到国际同行的承认。但是经过10年浩劫之后,人员老化、知识陈旧、设备落后,人们的思维方式也急需更新。为此,提出在职科技干部加强业务的再学习,为了扩大国际学术交流开办外语培训班,决定省吃俭用每年增添一两件重要研究装置,更重要的是要招收大量研究生以改变现有研究队伍的状态。这些目标都得以实现。特别是在我离任以后的几届领导班子,在提高金属所的科研水平及国际影响方面做出了突出的成绩,不但第一批进入了科学院创新基地,而且在2000年全院创新基地考评中名列前茅。在承担国家材料科学研究项目(973、基金)上占有明显优势。金属所青年科技人员的成长更是有口皆碑,一批年轻的科学家已经挑起了各个研究领域的重担。在研究生培养方面也作出了突出成绩,表现在,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长特别奖金属所几乎年年有份,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三年中材料领域共评出15篇,金属所占了其中三分之一。
  对金属所今天的面貌和取得的成绩,我感到高兴和骄傲,这是全所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而今,新的世纪,金属所也换成了以年轻人为主的领导班子,他们朝气蓬勃、年轻有为。希望在上级各领导单位及地方政府的支持下新班子带领全所团结、奋进、求实、创新,争取把金属所办成国际一流的研究所。金属所的明天更美好。

 

Copyright 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
地址: 沈阳市沈河区文化路72号 邮编: 110016
电话:86-024-23971756 传真: 024-23891320 管理员邮箱: webmaster@im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