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志理想,执著追求

--忆建所初期的科学组织工 研究员 龙期威

  从1952年到1959年,我承担了金属所的科研组织工作,先后任计划科长,主任秘书,副学术秘书等职,成为协助李薰所长、高景之书记贯彻执行党的科研政策的助手。
  科学研究为祖国建设服务是国家的基本方针。我所成立以后便同各冶金工厂建立了合作关系。全所研究计划中配合冶金工厂的研究项目占了很大比重。如1955年所研究计划中60%是配合当时钢铁企业的。合作的对象主要是鞍钢,抚钢,本钢和大连钢厂。合作内容包括冶炼,加工,金属物理,耐火材料,选矿和化学分析。通过合作协助各冶金工厂解决了一些重要的科学技术问题并把研究成果迅速应用到生产实践中去。同时,通过这种合作也给研究所提出了科学问题,丰富了研究内容。如抚钢的新钢种冶炼试验,不仅找出了产品中氢是发裂的原因,减少很多废品;同时还研究了氢在退火钢锭中分布情况。为此获科学院的奖励。1954年我所举办的全国金相训练班,为各冶金、机械工厂培养了解放后第一批金属学方面的技术骨干,影响很大。配合包头和大冶新钢铁工业的需要还组织了全国的选矿和化学分析的专家完成了分析检验任务。
  一些当时认为比较基本的问题;如Mn对钢液中氧的活度的影响,金属的力学性质与结构,也纳入了和钢厂合作的合同;目的是希望工厂关心支持这类工作并供给实验用的钢样。所里有了新的结果便去工厂做报告提高工厂技术人员的理论知识水平。
  注重培养干部是金属所长期以来坚持的一个重要政策。我所在培养科研干部方面的工作在科学院也是比较突出的。李薰所长常常讽刺有的人用搞群众运动的方式领导科研说,“三个不懂俄文的人在一起还是不懂俄文”。所里认真组织过一系列的学习。都是领导带头参加。高景之书记组织并带头参加了沈阳市各高校联合举办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学习。科学家和青年一块每周上中国医大礼堂听讲,回所组织大讨论。后来,科学院党委和干部局还组织过全院研究人员的哲学学习,请理论家艾思奇主讲。这些学习大大提高了所内人员的理论水平。哲学是关于整个世界的本质和最一般规律的学问,是世界观,也是方法论。它不仅使我们了解社会发展的科学规律,树立人生观的最高境界;而且,在科学研究中自觉地运用辩证法。我个人虽然早在南开高中就在重庆看过艾思奇的《大众哲学》,又在清华(1947)的秘密读书会中学习过唯物辩证法,但都没有在沈阳的学习那么系统而深入。这次收获颇大,为以后在科研中应用打下基础。
  李薰所长十分重视工作人员的学习。早在铁西筹建期间,就组织大家学习俄文。1953年的春节前后又组织了全所研究人员的突击学习俄文。由王景蕴同志担任俄文教师,她是在哈尔滨工大进修期间学的俄文,当时科学家和年轻人一起学习。为以后开展专业理论方面打下坚实的基础。1952年9月大批大学生分配来所,所内给非冶金专业的年轻人组织‘基本训练’由所内科学家集体分工讲授研究生水平的‘金属学物理基础’课程。葛庭燧先生具体负责此项工作。讲课老师备课很认真,学生们学习也很勤奋。学习的纪律很严。学完必须参加考试。在这些学习的基础上,所里又确定了每个领域的宽专业和窄专业必修课程,相当于现在的博士必修课。李薰所长,作为一位金属学家,十分重视现代物理知识的学习。除了请人为非物理专业的年轻人补授热力学,统计物理,弹性力学和量子力学的物理基础课以外,还组织了一些高级课程的学习;如位错理论,金属电子理论,非平衡热力学等。所里的科学家带头听讲并参加考试。在所里树立了良好的学术空气。
  为钢铁工业服务和出成果,出人才是建所初期我所工作的特点。五十年代末,由于高科技的需要,我所的研究方向实现了战略性的转移。高温合金,金属陶瓷,原子能材料和金属物理成了我所的主要方向。只有在这时组织形式才做了相应的调整。过去的冶化,加工,物理冶金和金属物理等研究室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以上述方向为内容的研究室。
  1959年,我离开了所里的科学组织工作,调到金属物理室从事基础研究工作。
“文革”期间,金属所的体制离开了科学院。从全国科研布局和金属所的发展看,我认为还是回科学院较好。1977年,我写信给当时国家计委主任袁宝华同志(1952年东北工业部秘书长)建议将金属所划回科学院领导。当时正逢科学的春天,上级很快做出决定让金属所回归科学院。以后金属所的不断发展与此事不无关系。
  建所初期的一批批科技人员默默无闻的辛勤劳动和对金属所的贡献是无法估量的。那一段时期提倡的无私奉献,将个人融合于集体之中的高尚思想永远值得我们留恋。

 

Copyright 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
地址: 沈阳市沈河区文化路72号 邮编: 110016
电话:86-024-23971756 传真: 024-23891320 管理员邮箱: webmaster@im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