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金属所的筹建过程

院士 张沛霖口述 范桂兰整理

  时光似流水,转眼金属所已经走过了近半个世纪的历程,回顾当年筹建金属所的情景,彷佛就象昨天的事情都浮现在眼前.
  1950年11月,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给在英国的李薰写了封信,邀请他回来筹备冶金方面的研究所。李薰答应很快回国,并把在英国读书、工作的中国同学都找来,希望大家和他一起回国筹备新中国冶金方面研究机构。当时有在伯明翰大学的柯俊、在钢铁厂工作的方柄,在雪非尔德大学机械系学金属变形的张作梅,在利物浦大学的庄育智,我和李薰同在雪非尔德大学冶金系。我因订轮船票较早,1951年1月拿到船票通知就立即回国.
  到北京后首先接待我的是吴有训副院长,他让我先看看国内的情况。大概在4月,吴副院长决定带我们到东北考察,同行的有办公厅主任恽子强,邀请了从美国回来学冶金方面的专家颜鸣皋,加上一个秘书共5个人。
  4月中旬我们到东北,当时武衡是东北科学研究所的负责人。我们先后参观抚顺钢厂、鞍山钢铁公司、本溪钢厂、大连钢厂等.当时高岗是东北人民政府的主席,他在会见吴有训和恽子强时提出了希望在沈阳建立关于冶金方面的研究所的意见。我们也考虑到沈阳是东北重工业中心,又是东北的交通枢纽,所以大家一致意见,初步确定在沈阳,但这还要等李薰回来后确定。
  在英国,李薰、张作梅、方柄、庄育智,很快订了船票,柯俊因为有事情稍微晚一点回来。李薰他们在英国还买了一批图书带回来,现在看这些资料都是古董,但在半个世纪前是非常必要的。后来柯俊在英国又购了一些图书带回来,这样金属所的第一批图书是建所前从英国购买的。
李薰回来后带领一些人到东北去了一趟,他也提出将研究所建在沈阳很好。李薰从东北回来之后,在北京中国科学院邀请各方面的专家开了个会,经过讨论在这个会上定名为金属研究所。1951年第四季度中国科学院确定筹建金属研究所,地址在沈阳。
  当初我从英国回来前,柯俊给我一本刚出版不久的英文杂志,报道德国一个研究所的实验大楼和工厂设计布局很合理,可以参考。回国后我在北京联系设计研究所的实验大楼和实验工厂。在北京长安街有个私营的设计公司,只有十几个人但设计经验很丰富,经请示科学院同意由他们来设计。但是不久,三反五反运动开始,对不法资本家严厉打击,我们也很高兴。但是因为这个单位的设计人员也可能有牵连,担心影响金属所的设计,我赶紧向科学院报告情况,后来吴有训副院长和恽子强带着我去见北京市政府的张友渔副市长,请求市政府保证我们的设计任务,所以金属所的西大楼和实验工厂的设计任务很快就完成了。
  西大楼的设计参照了德国的一个冶金研究所,但是也注意了我们自己的需要。考虑将来搞金属腐蚀方面的研究,要建一米高的水桶,地板的承受力是否够,同样图书馆藏书室承重量也是很重的。所以西大楼三楼东头的建筑,特别从结构上注意加强。在每个楼层中间都设有玻璃门的房间,原本是想让大家在休息时间看报喝茶相互交流的地方,后来都做实验室和会议室了。另外大家看到西大楼的走廊特别宽敞,楼梯坡度也比较缓。这是因为当年我们考虑到要常常开学术会议,散会后几十个人不能挤在一起,所以走廊设计的宽些,楼梯也平缓些。设计单位都采纳了我们的意见。在金属所40周年时我回去过沈阳,还到西大楼看了看,走起来还是比较舒服的。
  当时东北人民政府工业部的袁宝华是负责基建的,他非常支持金属研究所的筹建工作,给我们调了很好的基建队伍,只用一年多点时间就把实验大楼建起来了。在施工过程中,我也看过现场,西大楼的柱子和楼板都是钢筋水泥整体浇铸的,防震抗震是没有问题的。
  李薰、张作梅、方柄、庄育智到沈阳后,先住在东北工学院,当时高景之在东北工学院任党委书记,大力支持腾出两栋小楼,是一家住一栋的那种日本人的洋房。一栋让方柄全家住,因为他有个外国太太,又有小孩。另外一栋是张作梅全家住。虽然我回国最早,但是到第二年“五一”我才回沈阳,因为我要盯着设计任务完成,不能耽误施工。我到沈阳之后和李薰,庄育智在住一起只住了几个月,金属所宿舍就盖起来了,所以在53年建所以前,我们就已经搬到金属所宿舍住。
  51年冬天科学院分配给我们5个大学生,是我先接待的,他们是吴文海、李有柯、张子清,李铁藩,还有俞焕钦是广东人,后调回南方。在北京.他们与李薰一起到东北去考察,后来又一起搬到东北。
虽然当时条件十分困难,我们还是尽量争取向国外订购了一些仪器设备。另外根据工作需要我们自己也设计制造了不少的设备。从苏联进口的设备中,有的如电子显微镜比较粗糙落后,没有发挥多大的作用。
  1952年10月葛庭燧、何怡贞来沈阳共同筹建金属研究所。到56年前后金属所已经汇聚了一大批人才。其中师昌绪、郭可信、斯重遥、吴鼎铭夫妇分别从美国、瑞典、德国回到沈阳参加金属所的建设工作。还有从大连调来的张绶庆、谭丙煜、曹子让、夏非等研究人员。另外还有陆续分配来的几批大学生。虽然沈阳是个很艰苦的地方,但是那时很少有人考虑个人利益,大家都想为新中国的经济建设和科学事业作点贡献,就是这种心情,所以都特别用功,晚上图书馆的灯总是亮的,大家吃完晚饭就到图书馆去看书、查资料,工作热情十分高涨。
  金属所在筹备期间,李薰所长积极组织人员到鞍钢、抚钢等冶金单位帮助解决生产中的问题,这就是金属所的早期工作。现在回想起来,这种做法是正确的,派年青人到工厂,在实践中锻炼了一批队伍,为金属所以后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金属所在直接为国家经济建设服务中作出重大贡献,同时还十分重视应用基础性的研究。如葛庭燧领导的内耗研究,郭可信领导的准晶研究都先后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因为有从四面八方回来受过科学 熏陶的留学生,他们将在国外从事科学研究的优良传统和学风带回来,在金属所形成了尊重科学,按科学规律办事的良好风气。例如1958年在全国大炼钢铁时,金属所没有在院内建高炉、化铁炉,只是派些科技人员到铁岭帮助土高炉炼铁。当时金属所的知名度很高,科技人员中那么多学冶金的,没有因社会的影响在这方面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当时的环境下是非常不容易的。
  当然在50、60时代金属所的顺利发展壮大,与当时的党委书记高景之的努力分不开的。她是一名党龄较长的党员干部,对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有较为深刻的理解,并在工作中正确地贯彻执行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在落实向科研进军的号召中,她认真贯彻落实尊重科学家的政策,积极团结知识分子,充分发挥科技人员的积极性,为金属所的建设与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我离开金属所已经近40年了,看到今日金属所的蓬勃发展十分高兴。祝愿金属所在21世纪不断攀登科学高峰!为国家的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

 

Copyright 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
地址: 沈阳市沈河区文化路72号 邮编: 110016
电话:86-024-23971756 传真: 024-23891320 管理员邮箱: webmaster@imr.a